演示站演示站

好织梦
专做优秀模板

我们常去的ktv有多脏


唱歌可以说是无性别、无年龄、无国界的大众消遣方式。

 

每逢节日喜事、失恋失业、派对聚会,我们总会约朋友出来,在KTV唱个天昏地暗。

 

可当我们用情至深地举起麦克风,还忘我地嘶吼时,金属的话筒已被喷上了你我他数不清的唾沫星子。

 

 

 

 

 

全民爱K歌

 

KTV最早叫做卡拉OK,发源于日本,是日语“から”和“OK”的音译组合。专业乐手要是没法带乐手,就会选择使用卡拉OK。

 

到了20世纪60年代,卡拉OK在日本开始渐渐兴起。

 

当时恰逢日本的高速发展期,人们的生活十分压抑,于是唱卡拉OK就成了日本人宣泄的方式之一,并受到了年轻人的热切追捧。

 

 

 

据统计,在卡拉OK最盛行时,消费者高达6000万以上,年销售额可达到160亿美元。

 

随后,一些抓住商机的商家开始将卡拉OK引入香港、台湾、东南亚等地,风靡了整个亚洲。

 

直到1996 ,随着迪厅、酒吧等多种娱乐方式的兴起,卡拉 OK 的热潮逐渐冷却下来。

 

经过台湾和大陆商人不断的改良,卡拉OK逐步从叫卖的推车流动形式发展为今日最为盛行的量贩式 KTV。卡拉OK这个词也渐渐被 KTV 所取代。

 

 

 

国家有关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KTV企业、酒吧、迪厅娱乐场所的数量每年以20%左右的速度在增长。

 

2014年,国内KTV数量就约有20496家,国民K歌的热潮只增不减,唱歌成为了人们生活难以磨灭的一部分。

 

现今的KTV虽在形式上和旧时的卡拉ok有着多种区别,但有一样没变的,就是一个必备的麦克风。

 

殊不知,正是这种全民的喜爱,让我们忽视了在人传人的麦克风上藏有的卫生隐患。

 

 

 

 

细菌超标的KTV话筒

 

今年8月,浙江杭州市抽查了部分公共场所的卫生状况,文化娱乐场所是重点的监察对象,结果发现KTV里话筒的卫生最堪忧。

 

在一家KTV里,卫生执法人员要求了解话筒的消毒情况,工作人员却含糊其辞。

 

在本该有6台紫外线话筒消毒器的门店里,东翻西找后也只抱出来两台来,可插上电源却显示已不能工作。

 

 

 

2010年《重庆晚报》写过一篇报道,消费者去KTV后第二天出现过敏现象,原因竟是歌城麦克风细菌污染严重,引起了大众的广泛关注。

 

沈阳市疾控中心等相关单位曾经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所监测的90个话筒金属网表面中,有54.44%的样本细菌总数超标100多倍

 

当中污染严重的有霉菌、大肠杆菌,甚至还有致病菌,如金黄色葡萄球菌。

 


 

其实,KTV话筒的卫生问题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被关注。

 

1994年的一篇期刊就提到,呼吸道疾病的带菌者在使用话筒时,细菌会通过飞沫等形式传播到话筒上。此外,细菌还可通过麦克风的手柄传播肝炎、伤寒等肠道传染病。

 

 

“引起注意”的迷你KTV

 

据《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专题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迷你KTV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1.8亿元

 

这个数值较2016年增长92.7%,市场潜力巨大的迷你KTV看似风风火火,但卫生方面却已开始暴露问题。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近日体验发现,“玻璃房子”内垃圾堆积现象普遍,耳机话筒等卫生维护成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得知,市面上绝大部分迷你KTV的耳机与麦克风并不会在使用过程中进行清洁与消毒。

 

而这些公共设备被频繁使用,必然会滋生细菌。

 


 

以上种种现象不难看出,许多热门公共用件的卫生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在迷你KTV卫生问题上,设备的运营管理是国家关注的要点,为此国家已经下发了相关通知。

 

今年8月,文化部印发了《文化部关于引导迷你歌咏亭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从备案、内容管理、设备运行等六个方面将迷你KTV纳入监管视线。

 

然而该《通知》中却并未对迷你KTV的环境卫生做出相应规定。

 


 

截至2010年,国内实施的仍为1991年颁布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尚没有将KTV的麦克风卫生问题列入监管范围。

 

相关的《文化娱乐场所卫生标准》,虽对包括舞厅在内的文化娱乐场所的空气质量、噪声、通风等方面进行了规定。

 

但没对麦克风的管理列出具体标准,即便检测出麦克风细菌超标,也无法可依、无标准可循。

 

 

监管令人担忧的娱乐文化场所

 

2011年,国家颁布了新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和相关实施细则,把所有以往该考虑却忽视的公共用件都涵盖进去了。

 


就室内空气质量来说,住宿类场所室内空气质量合格率最高,其次为商场超市,而文化娱乐类公共场所合格率最低。

 

大体原因是文化娱乐类场所多为密闭式空间,通风较差,而人群流动量大,污染来源广泛。

 

张家港市 2013-2015 年对 645 家公共场所进行消毒效果的监测显示,总合格率为 65.58%,浴室及足浴店合格率最低,为 53.19%。

 

另外,浴室与足浴店卫生合格率低,主要与拖鞋检测结果中霉菌不合格有关。

 

 

 

多数浴室及足浴场所对于拖鞋仅做简单冲洗,消毒当方法不规范,无法做到“一客一换一消毒”的要求,从而导致交叉污染。

 

而对于搓麻人士来说,长期反复多次使用的麻将牌也同样容易滋生细菌。

 

一项针对300家公共娱乐场所的调查显示,42%的公共娱乐场所对麻将牌从来不清晰消毒。

 

 

 

公共游泳馆也是滋生细菌的温床。

 

国外曾有一项针对意大利某公共游泳池的卫生状况调查,发现游泳池水的卫生质量取决于游离性余氯的浓度和池中的泳客数量。

 

当游泳人数过多或者游泳池被污染时,游离性余氯过低,将不能很好地为游泳池水提供持续消毒的效果。

 

此外,大热的头戴式VR设备也难逃被污染的命运。

 

VR设备直接接触消费者的眼唇耳等器官,在人们之间频繁转换,若不做好清洁消毒工作,各类细菌病毒会日积月累。

 

 

 

除了迷你KTV麦克风,足浴店水盆、电梯扶手、酒店毛巾、公用电话话筒等公用物品也存在卫生隐忧的问题。这些生活中人们常常接触的物品几乎成了细菌“集散地”。

 

2013年一项针对中山市网吧的卫生调查显示,网吧电脑键盘、鼠标比室内空气细菌污染情况更为严重。

 

大多数网吧虽然部分卫生学指标达标,但电脑键盘、鼠标却没有进行足够的清洗消毒。

 

 

 

尽管文化娱乐场所在提升监管力度,但许多不断出现的新型的公共场所都仍未被纳入。

 

由于新型公共场所没有可循的标准和强硬的约束,卫生管理就成了商家最不愿重视的一项要事。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管理标准要落实,我们自己本身也要注意玩乐卫生。

 

玩乐的场所注意要正规有保障,递来的麦克风要记得套好保护套,眼鼻口等敏感部位接触公用设备后要注意清洁等。

 

 

 

娱乐本是为了大家消遣减压,切不可让娱乐设施沦为传播细菌的渠道。

演示站
上一篇:如何娶世界大佬的女儿
下一篇:威尼斯人:豆瓣9.1,等了一年的口碑神作终于来了
隐藏边栏